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香港王中王网站675555文学 散文 叙事散文
  • 正文内容

爱上层楼

阅读:142 次 作者:张莹 来源:长安宣传 发布日期:2018-11-09 18:30:58
基本介绍:长安区庆祝改革开放40年征文作品展示。

香港王中王网站675555 www.ohxuan.com.cn   那一年我五岁,我家盖了一层砖瓦楼房。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生产队解散了,农村实行了土地承包制,分产到户后,农民的干劲很足,积极性被调动起来了,他们对土地充满了挚爱,一年到头精耕细作,从播种、施肥、锄草到收割、晾晒,各个环节无不亲力亲为。庄稼收获之后,带着一份自豪和感激之情,积极主动地到粮站给国家交上公粮。至此,困扰人们多年的饥饿问题终于解决了。曾经因为贫困与饥饿而死人的现象也就彻底消失了。我想因为饥饿和疾病而早早离世的奶奶也可以含笑九泉了。

  70年代群众的缴公粮场景,80年摄于郭杜粮站

  农闲时,父亲就会和村里其他的年青人跟着村里的包工头到城里的建筑工地上打工。而勤劳的妈妈和爷爷,在家里也会搞好养猪羊与养鸡的副业,到了年底拉到集市上卖了,补贴家用。

  我五岁时,弟弟出生了,本来就简陋狭小的两间泥瓦房就更显得拥挤了。我和弟弟还有父母住一间,另外一间是爷爷的屋子也兼仓库使用。那时关中人都有个习惯,在屋里喜欢盘上土炕,等到冬天,用火点燃那些塞入炕洞的烂叶柴禾,家里取暖的问题就解决了??墒且蛭湛徽剂撕艽蟮牡胤?,屋里能活动的地方就更窄小了。我和弟弟根本没有多少活动的空间,大多数时间我们度过的都是在炕上玩耍的。这样一来,住房问题成了父亲心头的一件急待解决的大事。父亲心劲很强,看到乡亲们都忙着增收致富,他也鼓足了劲,要盖新楼房。

  一家人辛苦了几年,盖房子的钱就攒下来了,终于盖起了让其他乡亲羡慕的钢筋水泥平房。那时,村里有乡俗,遇到有乡亲家办红白喜事,大家都会互相帮忙,每家至少出一个劳力,当然主人为了表示感谢,也定会准备美味的食味和浓香的酒水来款待乡亲们。盖房子时,本家的族人和全生产队的人都来帮忙了。盖房时,父亲显得特别激动,总是不知疲倦地忙着,他早起就准备好了鞭炮、红绸,还有大家吃的饭菜。在专业盖房的工头和大工的指挥下,敬了关公老爷,大家就开始干活了,眼前是一片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且秩序井然。等到最后一块绑着红绸的楼板铺好,浇上水泥,一阵噼里啪啦鞭炮声就响了。在大家的祝贺声里,房子框架盖好了,剩下的就是粉刷、安装窗门。

  盖房子的那些日子,父亲和爷爷整天忙活着,吃住工地,既要看管盖房用的材料,还要监督工人盖房,母亲则负责照看孩子和做饭买东西。盖房子用的沙子是父亲平时利用边角料时间,一点一点从河里捞回来过滤好的,石子则是从河道运上岸,然后用大锤敲成一块一块碎石子拉回来的。

  房子盖好了,父亲也变成了乡亲们茶余饭后的谈话焦点,他似乎一下子成了大家勤劳致富的榜样人物。从那以后,很多乡亲也都学着父亲的样进城打工好好种地。

  因为没有家底,父亲只能是白手起家,埋头苦干与辛苦勤劳自然不可少了,但他不怕辛苦,看着自己的一双儿女健康长大,父亲总说再辛苦也值得。儿女们渐渐长大了,教育问题就变成了第一大事。

  1996年前后,是家里经济比较困难的时期,我和弟弟相继升入中学,那时上学是要掏学费的,国家正在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各个学校都在进行基建。

  父亲盖好房子后,就没有再进城打工,在国家政策扶持下,那几年乡镇企业效益非常好,父亲和母亲都在那上班。后来几年不知为何就倒闭了,父亲无事可作,再加上我和弟弟的学费,无耐之下,父亲重又进城打工了。

  等到我们上了高中,母亲因劳累而生病,家里的经济可谓是雪上加霜,从此父亲的二层楼房梦被搁置了起来。他信奉俗语:富要养猪,富要读书。孩子是一家人的希望,把书念好了,就可以改变上代人贫穷的面貌,总说他把苦吃遍了也吃怕了,想让自己的孩子有更好的人生选择。

  2005年,我已大学毕业,弟弟也考上了军校,家里的经济一下子也好转了起来,父亲压抑了十几年的心结也终于舒解了,他似乎有了盼头,他的二层楼房梦又重被勾了起来,想把这个梦想变成现实。

  盖二层的时候,父亲老了,他干不动了,他只好花钱请人帮忙盖房。

  二十年了,整整二十年,他的这样一个愿望终于实现了,父亲细致地检查装修,像爱惜自己的孩子一样,他还亲自涂上油漆。每当他坐在门口吃饭、抽烟时,看着家门口的花草树木,他总会会心一笑,笑容中既有甘甜也有苦涩,父亲额头的皱纹更深了。父亲真的老了。

  这些年,父亲总是以他的实际行动影响着周围的乡亲们,再加上国家的政策,他们也都相继盖起了二层楼房,对孩子的教育也是越来越重视了。乡亲们的经济状况也有了显著的改善。

  近几年,我不?;丶胰?,回去总觉得拥挤,街头巷尾突然就多了那么多辆汽车,尤其是村上有集会时,吃穿用度一应俱全,好一派繁荣景象,父母总爱逛逛早市,然后回到他们用情半生的农家小院,闲闲地过他们的闲曰子。他们说看着高兴,看着热闹。

  再后来,因为父亲身体不好,我就把他接到我身边生活,离老家远了,我却总是不得空,因此回老家的次数少了,但父亲依然想念他的房子!

  作者简介

  张莹,西安市长安区人,笔名落月书灯,西安市作协会员、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多年从事中学语文教学,爱好古典诗词及写作,有数篇散文发表于报刊。

标签:叙事散文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 上一页:遥远的合肥
  • 下一页:二叔谈巨变